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金龙 > 你不知道的投资者 – Chris Sacca

你不知道的投资者 – Chris Sacca

 至少我在2010年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Chris Sacca。现在大家应该知道他的原因是他独自管理的Lowercase Capital一期基金(LC I),为有限合伙人带来了100多倍的回报,其中优步的投资回报超过4000倍。LC I是我见过(错过)的最高回报的风险投资基金。

第一次见到Sacca,是在硅谷一个中间是个大游泳池的酒吧。他一脸络腮胡子,牛仔衬衫,牛仔裤,一看就是谷歌出来的程序员。他是我见过的少数几个留着大胡子的投资者之一。我曾经咨询过华尔街许多资深的投资者,“为什么投资者都不留胡子”。答案不一,但我听到较多、比较认可的答案是,“留胡子的投资人不足以信赖”,巴菲特远在奥马哈也把胡子挂得干干净净,我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当然这不是当时错过Sacca的LC I基金的原因。最主要是我被他的野(niu)心(pi)震撼了。

Sacca当时已经从谷歌出来做天使投资3年了。在谷歌的时候,他管理并购项目以及非常低调的特殊项目部。他管理过已经公开披露的项目包括谷歌的卫星通信项目和免费高速WIFI项目。在谷歌的时候,他就跟其他的谷歌帮(Googler)投资天使项目,其中最有名的项目是推特(Twitter)。然后Sacca就离开谷歌,创立了Lowercase Capital。

Sacca坐在游泳池边,喝着柠檬茶,说“我在募几个基金:一个早期天使基金两千万、一个推特老股收购基金两千万、一个跟对冲基金合作WIFI项目的通信基金至少1亿美元。”可能因为他觉得机构投资者比较保守,所以他没有讲其实当时他还在募集另外一个媒体公司私有化基金。

旧金山是美国的创新中心,很多健康饮料都是在那开始测试市场、超市到处都是5-10美元一瓶、赏心悦目、功能可疑、由完全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做成的饮料。像我这样叫杯可乐会被严重鄙视,但在酒吧叫杯柠檬茶,又有被临座目光暧昧的男人搭讪的风险。一杯茶喝完,就像其他每年几百个管理人会面一样平淡结束。我会后研究了一下推特、增长非常快,但管理团队不稳定、10亿美金的估值太贵了。5年前还是独角兽公司真的独一无二的时候,不像现在这样满大街都是。我们最后放弃了推特基金。另外几个基金根本就没有看。

现在的公开信息:第一期天使基金只融了850万美元,投资了接近50个项目,包括推特和优步(Uber),账面价值超过10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SEC注册的回报最高的风险投资基金;推特基金从创始人和早期员工手中收购了几亿美元的推特老股,上市前成为推特最大的股东,推特上市是估值接近200亿美元;通信基金的结果不清楚,但那个WIFI项目已经破产、损失几十亿美元,领投的对冲基金也已经清盘。

硅谷到处都是Lowercase Capital一样只有一个合伙人的天使基金,他们的目标就是投中一个独角兽公司。Chris Sacca只是其中的一个,甚至并不是最早的那一批。他的成功除了他在谷歌的积累,就在于他敢想、敢做,他坐红眼航班往返于纽约和旧金山之间,放弃了红杉等老牌风险投资家不离开硅谷的传统,打通的科技和资本的通道,让传统的金融机构和家族基金参与到独角兽公司的盛宴。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