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金龙 > 中投兵败加拿大

中投兵败加拿大

中投悄悄地撤出了加拿大,与2009年作为大金主、救市主、价值投资者高调进入加拿大能源市场成为鲜明对比。根据加拿大《金融邮报》报道,中投在加拿大超过40亿美元的投资,几乎血本无归。

2009年7月,中投15亿美元以17.21加元/每股入股Teck 资源公司,到2016年1月8日,跌到4.45加元/每股,从2011年的高点已经跌去90%,过去一年跌幅超过70%。

2010年,中投5亿美元在18加元/每股的价格参加Athabasca 油砂公司的IPO,到2016年1月8日,跌到1.32加元/每股,跌幅超过90%。

中投从2007年成立,国家就寄予厚望,希望中投能够有效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分散风险、获取高额回报。我随机选择了两个国家主权基金作为对比,中投过去5年的年化收益是6.4%,新加波的GIC的过去5年的年化收益是12.4%,几乎是一倍,而中东的ADIA在70页的年度报告里根本就没提收益,只有一页一页的大胡子王子。

中投投资加拿大能源项目的失败,是系统性的失败,不积极防范还会持续发生。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三:

1.政治任务大于投资收益:

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一枝独秀、不断加大投资力度、增加对资源的渴求。在美国、澳大利亚等能源大国不断碰壁以后,加拿大的油砂资源就变成政治任务,改变中国对外能源依赖的突破口。投资收益就没那么重要了。

2.能源储备大于开采价值:

无论中国还是加拿大的能源投资者都揣测中投是否做了冤大头。目前这些项目的储备和产品还不清楚,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但这些项目的CEO,主席,纷纷套现后立刻离开公司,就可以反映出管理管理的素质和他们对公司的信心。

WTI原油价格2009年初从40美元左右反弹,一年后超过80美元,然后一直在80到100左右徘徊。追涨就变成了非常容易做出的投资决策。加拿大油砂的平均开采成本大致在70美元左右,在当时的价格体系,都无法盈利,那当油价从2014年中一路下跌,直到现在低于40美元,靠盈利回收成本就变成无法完成的任务。

3.短期行为大于长期行为:

中投是长期投资者。中投在2011年1月成立加拿大办公室的同时,把投资期限改为10年,向其他机构投资者看齐,考核10年的长期回报。2017年将是中投的大考之年,但根据目前中投的轮岗速度,那时候可能是第三批管理团队,和第N批投资团队,将不会有人为今天的投资决策负责。

耶鲁大学基金的长期超额回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大卫斯文森已经执掌耶鲁大学基金超过30年,保持了投资策略的连贯性,也培养了一个稳定的投资团队。同时哈佛大学基金最近10年就换了3个CEO,投资业绩也一直垫底。

相对于中投披露的2014年底747亿美元的资产管理规模,在加拿大的40亿美元的资源投资,比例只有5%左右,不高但非常集中,一旦出现系统风险,就难免出现加拿大这样的大败局。而且过去5年中投的收益很低,这些投资损失可以把已经很低的收益再拉低一个百分点。中投做为中国国家财富的专业管理机构,如果能够更加尊重人才,尊重投资的自然规律,对中国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中国经济的国际化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