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金龙 > 美国金融慈善家的几重境界

美国金融慈善家的几重境界

每到年底的时候都是美国富人捐赠的高潮。可能是感恩节让他们更具同情心,更可能是因为捐赠可以抵消一部分所得税。合法避税是美国经济永恒的主题。除了避税的基本需要,美国金融富豪捐赠主要有四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是“装点门面”。在纽约最有面子的事不是跟市长布隆伯格吃了顿饭,也不是纽约时装周每场都做前排,而是参加金融富豪们组织的慈善活动,花个万八千的买个座位,可以兴奋一年。纽约这种最有名的活动就是“罗宾汉基金会”。顾问委员会的主席是SAC的老板Steve Cohen和五星上将姆林将军,董事会主席是Maverick的Lee Ainslie和Och-Ziff的Dan Och。基本是华尔街最大最赚钱的对冲基金老板的聚会。这种小打小闹当然不能满足各大富豪的虚荣心。下面还有其他各大公益机构的董事会可供选择,比如大都会博物馆,现代艺术馆(MoMA)等,基本捐个2,3千万就可以被选进董事会。如果这还是不够面子,还可以参考黑石的老板捐给纽约公共图书馆1亿多冠个名。

第二重境界是“积极奉献”。这一重的最高境界就是像巴菲特这样,除了给子女留几十亿零花钱以外全部资产都捐献给慈善事业。很少有比巴菲特更纯粹的投资人了,他连花钱的时间都没有。几十年如一日的住老房子,开旧车,他连捐赠的几百亿资金都撒手不管,交给盖茨基金会花出去。巴菲特除了自己奉献还劝说大家加入他和比尔盖茨至少捐出一半家产。他还到处游说让国会通过给富人加税的法案,属于积极奉献的劳模。

第三重境界是“亲力亲为”。就像比尔盖茨辞掉微软的职务专心做慈善,要用比他赚钱更快的速度把赚来钱都用到人类的健康,教育等事业上去一样,我非常尊重的一个金融慈善家索罗斯除了赚钱的能力无与伦比,做慈善也亲力亲为。应该跟他的出身背景有关,索罗斯非常关心东欧,俄罗斯等前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演变延续。索罗斯的开发社会基金会很早就开始在中国开展小额贷款的扶贫业务,但很快就被赶出中国。索罗斯还在前年捐给罗宾汉基金会几千万,提高了不少基金会的公信度。

最后一重境界是“无怨无悔”。比尔迪垂克(Bill Dietrich)在美国属于old money(靠传统行业发家的),是毫无名气的亿万富翁,他是我在投资界的偶像(Role Model)。比尔用了30年的时间把一个家传的小木材厂建成了全美最大的钢铁企业之一。在90年代末,卖掉家族企业以后,他亲自投资管理自己的家族基金会。他坚持认为风险投资是最好的投资方式,所以过去的10几年里,他的基金几乎全部都是创投和私募股权基金。他的基金承受了很大的风险,在经济危机的时候,由于基金不能及时退出返还投资,同时还要求投资者履行出资承诺,他需要向银行抵押贷款,才能满足出资需求(capital calls)。他长期坚持自己的投资策略,以及由于他所投资基金几乎都是最优秀的基金,他的基金投资回报非常好。我认识比尔的时候,他已经70了。我在上海出差,连续两天5点钟起床跑步的时候,他都正好从跑步机跑得一身大汗上下来。他的那个星期是从匹兹堡飞到纽约开一天会,然后到上海三天见10几家基金,再去三藩开一天,周末回到匹兹堡。虽然我们投资的模式不同,我也可以想见从一个钢铁企业家转做职业投资人的难度,但我非常尊重他工作的严谨和对投资的态度。比尔在2011年用他父母的名义捐给卡内基梅隆大学2.65亿美元,捐给匹兹堡大学1.25亿美元。他没有捐给自己的母校已经拥有一个170亿美元的大学基金的普林斯顿,因为匹兹堡的大学更需他的捐助。比尔在2011年底因癌症去世。他在病中还在写一本关于中国崛起的书。他是我最尊重的企业家,投资者和慈善家。

革命工作不分贵贱,慈善事业没有高低。自从我为纪念过世的爷爷要为国内某高校捐助学金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搭理之后,我就开始奋发图强,努力赚钱,要为爷爷捐栋楼,才能打动他的母校。因为我们都很想念他。

推荐 34